說故事的力量:我們與黑猩猩有什麼不同?|大和有話說

58-151113094019

2017年我書單裡的第一本書是歷史學家哈拉瑞所寫的《人類大歷史:從野獸到扮演上帝》,這本書雖然我還沒讀完,但光前一百頁,就已讓我驚呼連連,激發出不少想法。其中一個有趣的議題是:「為什麼最後攀上食物鏈頂端的是我們的老祖先—從東非演化的智人(Sapiens),而不是黑猩猩、狒狒、甚至是其他地方的人類?」其實,我們與他們最大的差別就在於懂得「說故事」。

一場基因突變,造就智人的崛起

國中時,大家應該都學過「界門綱目科屬種」的生物分類法。250萬年前,最早的人類在非洲由「猿屬」的南猿開始演化,進而出現了「人屬」的動物。50萬年後,這些人屬(Homo)開始走進歐亞大陸,演化成不同「人種」,包括來自歐洲及中東的尼安德塔人(Homo neanderthalensis)、東亞的直立人(Homo erectus)、印尼的梭羅人(Homo soloensis)……等等。

除了歐亞大陸的演化,東非的演化也從未停止。到了20萬年前,我們這種人種出現,生物學家取名為「智人」(Homo Sapiens),也就是「明智的人」。相較於幾十萬年前地球上少說有六種不同的人種,今天的世界僅剩下我們「智人」,以悠久的生物史學看來,還是有些異常。

然而,更值得我們探討的是,為什麼「智人」得以在物競天擇下,演化至現代,並從食物鏈的中階份子躍居頂層,主宰整個生態體系。學者大多認為,這是由於七萬年前,智人偶然的基因突變,改變了大腦內部的連結方式,使得智人發展出其他人屬、動物所沒有的「認知能力」。

黑猩猩學不會的事:談論八卦、集體想像

雖然其他人屬、動物也存在著彼此溝通的語言,但它們大多只限於描述看得見的環境資訊。比方說黑猩猩的某種叫聲可能意味著「小心!有獅子!」,稍微改變一下音調就變成「小心!有老鷹!」,但牠們卻無法描述較抽象的心理情緒。

智人之所以能在演化中勝出,在於我們的語言除了能談論實體,也能談論社群關係的「八卦」。透過說別人的壞話,智人們就可以知道在部落中誰比較可靠,進而擴大組織規模,發展出更緊密的合作模式。此外,智人也能討論「虛構的事物」,像是抽象的神靈、人權、正義、宗教、國家……等概念。有了這些虛構的故事,就算是互不認識的人,只要擁有同ㄧ信念,就能夠彼此合作,抵抗外敵。領導者也因此可建立起權力階級結構,使社會更加和諧、穩定。

如何說一個好故事?

從上可知,說故事對於人類的演化史而言有多麽重要。只要故事說得好,智人就能夠擁有更強大的力量去動員群眾、整合資源。可是最難的其實並不是說故事,而是如何使人去相信這個故事。時至今日,說故事的重要性未曾減弱,不論是企業、政府在執行政策時,除了規劃本身,也要思考如何去行銷其理念、說服利害關係人。

我的碩班指導教授洪世章、曾詠青,曾經發表一篇論文:〈師出有名,如何做好政策行銷〉,給了我許多想法。也許七萬年前的智人、乃至於現代的政府領導人、企業經理人,都可以用論文所提的九項策略來說服群體:說故事、身體語言、問題建構、議題設定、前瞻、技術藍圖、比喻、情境規劃、邏輯論證,接著我就以ㄧ個遠古時代的領導人如何號召族人打仗來做個舉例:

123456789

《孫子兵法》說過:「聲不過五,五聲之變,不可勝聽也。」意思是音符雖然只有五個,卻可以組合出無數首好聽的曲子。好的故事之所以吸引人,是因為它能打動人心,走進聽眾心裡,而不是匠氣地把以上九招全使盡。因此,領導者應依不同的情況來運用,才能發揮出故事真正的力量,進而引領所有利害關係人的支持。不過,如果故事真的講不好也別太氣餒,至少我們都比黑猩猩還要厲害一點嘛!
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